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rley's Journal

再试一次

 
 
 

日志

 
 

我爸的口述历史:田野往事  

2010-02-03 12:28: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爸的口述历史:田野往事 - Shirley - Shirleys Journal

去年秋天,我们在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吾屯乡普化兄弟家住了九天。一天午前,我们与仁青卓玛、尕藏东智姐弟一起去田野游玩,姐姐九岁,弟弟才五岁。

田野风光很好,让我回想起五十多年前在广州六中读高中时候的一个冬天,跑到中山大学对面的道观漱珠岗下面已经收割的稻田里烘番薯野餐的往事。

我爸的口述历史:田野往事 - Shirley - Shirleys Journal

当时,中山大学正门(南门)往南,都是农田,主要种植水稻。再远一些,就有“桑基鱼塘”的味道了。桑基鱼塘是邻县顺德农业的特色,一口一口鱼塘,基埂上种植桑树,桑叶喂蚕,蚕粪养鱼,形成良性循环。可能是因为靠近城市吧,中山大学南去稍远的农业,鱼塘、水田、或者种植莲藕、荸荠的浅塘,基埂上种的却主要是荔枝、杨桃这样的果树,而不是桑树。
漱珠岗下面,是一大片开阔的水稻田。水稻田需要蓄水,所以每一块水稻田都平整,并且围有田埂,不过这些田埂都很窄小,两个人迎面相遇,就需要小心“错”过。秋收以后,稻田要“犁冬晒白”,就是把一造水稻下来显得有点板结的田地犁松,让表土翻过来晒太阳,据说有保墒和杀虫的作用。晒干的田土颜色泛白,所以叫做“犁冬晒白”,这个术语是妻子美灵教给我的。我们在吾屯乡的那几天,村庄秋收后的田地也刚刚开始犁冬晒白,到处都是麦楂楂,是很好的燃料。
……那时候在广州,我们可以爬树,可以钓鱼,偶尔也可以摘几个果子吃。现在,可就不容易了。人口激增,环境变迁,许多事情变得没有办法。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